卡夫卡式置换,讲的依旧地球上那一点破事

作者: 内地娱乐  发布:2019-09-24

    这不仅仅是换位思考,更像是一种对脱离固定群体后孤独心理的阐释,每个人都曾有过一中使自己脱离群体的梦想,这种梦想源于对群体无知性、非理性的厌倦,对没有个性的生活的厌烦和对逃离密闭的生活空间的渴望。可这些人想得再多,他们终究也没有跳出人类本身的形态,更没有想过真正被人遗弃的感觉,换句话说,由你来遗弃众人,这是你的胜利,而由众人来遗弃你,则是你的惨败,尽管结果相同,但触动你精神的方式和部位却是相去甚远的。不论《第九区》是在影射南非的宗族隔离制度,还是在用现代手段翻拍卡夫卡的作品,其制造被遗弃感和孤独感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不论是《变形记》还是《城堡》,卡夫卡都在向人们表达他清晰的感官,也就是当你身处在一个令你感到陌生或者令别人感到陌生的地方时,你会产生的恐惧感。与《变形记》不同的是,《第九区》中的男主角试图进行着抗争,他抗争的目的无非是想要以正常人的形态回到他所熟悉的环境,重新过着以前的生活。我不知道在他看清他周围的人们那丑恶的嘴脸后,他是否还想变回到原来的人形。对异族的不友好或者征服感似乎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本能,而面对身边熟悉的人们,他们似乎可以倾注一切的美好的情感,而原因似乎仅仅是因为他是他们的同类罢了。不论是卡夫卡,还是尼尔•布洛姆坎普,他们或许都都在进行一种尝试,那就是试图描写一个同类的异化遭遇,来唤醒其他同类的深思,当一个同类变成了别的物种或人种,那么他还是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如果是的话,那么那些异类也应该是,我们就不能将其不平等对待;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我们所有人就都有可能不是,那样的孤独和恐惧会传染到每个人的身上。
    影片的叙事方式比较特殊,运用了大量类似新闻访谈式的旁观者情节、现场DV效果的全程跟踪拍摄方式,以及摄像头的黑白影像,不禁令人仿佛置身其中,更给人以很明显的对比效果,当我们以人的视角来看待外星生物的时候,它们都是令人生厌并且缺少情感的,主流媒体、政府对他们的措施在我们的视角看来也再合理不过。然而当情节移到外星人的生活,我们则通过被人遗弃的男主角,真正了解到了外星人的处境,它们所要求的仅仅是回家,仅仅是为它们的飞船提供燃料罢了,在它们眼中,这个世界仿佛也没有任何的情感。种族的隔阂不仅产生矛盾,更产生不正当的欲望,MNU只在乎对外星武器技术的窃取,却从不管外星人的死活,更不曾试图矫正人们对男主角的偏见。
    正如同《变形记》里人们对格里高尔的态度一样,即使是亲人朋友,也不管这只大甲壳虫的死活,尽管他们知道这确实是他本人。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仿佛只存在一种代号或者概念,而对人本身他们是不去考虑的,妻子、情人只认为你是她喜欢的那个样子的东西,同事也只是认为你是与他们一起共事的那个样子的东西,甚至是家庭中的人,也只是认为你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那个东西而已。而当你突然变得与以前不一样时,不论是心灵上还是样貌上,头一个唾弃你的往往是你认为最爱你,你也最爱他们的那些人。当我们真正读懂卡夫卡传递给我的这些信息时,我们的内心一定会笼罩着着一种因为不安全感而产生的阴云。而《第九区》却将这种阴云具象化了,现代化了,严重化了。
    主角的抗争代表着什么?是被隔离种族的无止境的抵抗,还是新时代个人主义的没头没脑的觉醒?这样的抗争只能让人们更加相信他们采取异族政策的正确性罢了,正如公民的政治觉醒加深专制政府的政治压迫,这是一种无止境的抗争,失败者永远是少数人,即使那些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赢得了什么。影片不论导演的初衷如何,但其实质却是向卡氏艺术的致敬,更是向敢于去向所有封闭的不合理空间抗争的人们致敬。多于我们来说,逃脱一种社会行为方式或许是痴人说梦,然而当我们真的有一天被动的接受了一种新的思维或物质形象,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人们对我们的怪异的目光,这或许是我们面临的最直接的问题。

        尽管画面看起来有些脏乱,但《第九区》这部采用伪纪录片形式的低成本科幻片却给无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披着科幻的外衣,讲的却还是地球上的那点破事——种族隔离、强制拆迁、生化实验……

【向卡夫卡致敬】

    奥地利作家卡夫卡寥寥数页的短篇小说《变形记》,让世界上无数人喜爱。我曾经很疑惑,其魅力究竟在哪里?《第九区》无疑有卡夫卡《变形记》的影子,只不过,影片里主人公的变形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并且给出了一个他符合逻辑的变形原因。
    换一个位置来看问题,或者说换一个种群来看问题,是不是有别样地感触呢?          

【人性的丰满】

    片中的主人公Wikus并非一味的英雄模样。作为一个履行驱逐手续的政府官员,Wikus一开始在镜头里表现出的是官僚主义和不通人情。后来打倒外星人后还恬不知耻地哄小外星人说“Wikus叔叔带你回家。”等等,似乎主人公都代为表现着普通地球人的常态。
    在变为虫子,被人类遗弃的过程中,Wikus也有彷徨,疑惑等多重复杂的普通地球人情感。至于外星人向Wikus承诺他会回来的话,Wikus倒只能很外星人的相信了。

 

【蜂巢社会】

    从外星飞船在空中悬停,外星人的武器装备以及操作舱里仅仅一人通过触摸界面就能控制整个飞船的自动化控制……都让我们看出外星人科技水平之先进。然而让人疑惑的是,为何拥有先进武器的外星人没有用这些武器来进攻人类或者抢夺食物,反而用他们来换取食物?
    从影片开始,我们得知,外星飞船里的外星人们感染了病毒,身体很虚弱。拥有先进科技的外星人在地球上颇有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味道。而除了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先进科技和高智能没能帮上过多的忙之外,造成外星人处于弱势状态的原因还与他们种族的社会结构有关。
    片中外星人的社会组织类似于蜂巢的社会结构——由少数精英(queen)和数量庞大的工人(drone)组成。工人们缺乏复杂的思考能力。到达地球的这架飞船是长程采矿船,用于到其他星球采集母星所需的资源。这艘飞船在其他星球采集能源时不慎感染了细菌,娇生惯养的统治阶层在感染细菌后翘了小辫子,而身体强健的工人们适应力强,存活了下来。失去统治阶层这个中枢控制的太空船在宇宙中漂流,群龙无首的工人们有部分开始进化,其中优秀的drone会逐步取代queen的位置。(片中的Christof开始了部分的首领角色)某日仓管系统发现太空船库存的食物耗尽,必须马上找到一个适合生命活动的星球,于是在自动控制系统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了地球。另一个说法是,母航有足够的食物和燃料,Queen死后,母航需要找到一个最近的母星,结果找错了,来到了地球。
    因为有这样特殊的社会结构,就解释了为什么外星人有那么牛的武器而不进行反抗。如果没有“女王”进行指挥,他们无法协作,只能出于本能生存下去。在缺失高智商的“女王”群体的情况下,低智商阶层的外星人也只有被地球人欺负的份儿了……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夫卡式置换,讲的依旧地球上那一点破事

关键词:

上一篇:那是一部以为微微语无伦次的录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