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客人

作者: 内地娱乐  发布:2019-08-31

酒店的其它客户报警,艾德里安无法逃离,所以自残,制造了他杀的现场,然后装作昏迷。丹尼尔的父母无法相信司法系统,开始跟踪艾德里安。

文/青衫

劳拉的精神压力很大,联系了丹尼尔的父母,交代了部分的真相,但是她无法提供 尸体和车辆的具体位置。劳拉提供的信息,已经能够丹尼尔的父母确定艾德里安是有罪的,那么问题就是该如何让艾德里安自己说出事情的经过,以及 车辆的位置。

2

纵观整部电影,没有大制作、大场面,全靠剧情在一次又一次的反转中,进入高潮。

第一次反转在艾德里安的谋杀案中,牵扯出和劳拉在一起幽会时发生的车祸。

为了不让婚外情曝光,保住自己的名誉和地位,免除法律责任,艾德里安声称在劳拉的坚持下,将车祸中丧生的青年丹尼尔和车子一起沉入湖底。

随后为了避免嫌疑,劳拉不折手段,利用丈夫的在银行工作的便利,把车祸死去的丹尼尔塑造成盗款潜逃的嫌疑人。

但古德曼律师认为这仅仅是艾德里安的片面之词,劳拉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换个角度讲,也可以说整件事是艾德里安主导的,劳拉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为了不受良心的谴责,和丹尼尔的父母一起,设计让艾德里安的罪行败,最后被艾德里安发现,杀人灭口。

剧情的第二次反转,不折手段的劳拉成了案件的“受害者”。

古德曼律师拿出一份报纸,报纸上刊登了艾德里安被捕时的照片,照片中出现了丹尼尔的母亲。

古德曼律师引导艾德里安认为这个谋杀案就是丹尼尔的父母联手策划的,目的就是要惩罚杀害丹尼尔的“凶手”。艾德里安非常认同,甚至说出了丹尼尔沉尸的地点,企图以此要挟他父母认罪。

最后古德曼律师却道出,报纸中的照片是伪造的,丹尼尔的母亲那天请假,不可能在现场。走投无路的艾德里安不得不将事实的真相全盘托出,承认自己杀人,换取古德曼律师的帮助。

古德曼律师带着艾德里安认罪的录音笔离开。此时,真正的古德曼律师在门外敲门······

最后一幕的反转达到了整部影片的高潮,前面的所有的铺垫和一次次的反转,似乎都是为了酝酿这一刻。

窃听器把这些事情都录音了,尸体大概也能够找到了。

3

电影《看不见的客人》中,古德曼律师多次提到要艾德里安换个角度看待事情,每次角度的转换,都伴随着真相的揭露。

这部由男主艾德里安的“谎言”串联出整个故事,也随着角度转换,从不同的方向“还原”整个案件,甚至连“上帝的视角”的观众,都无法看透事实的真相。

剧中的三次反转,不过借由艾德里安之口,说出了“艾德里安”、“劳拉”和“丹尼尔的父亲”三个角色该说的话。但是劳拉被杀死了、丹尼尔的父亲一直没有现身,他们未能说出口的话,变成了艾德里安口中的“谎言”。

这倒是有几分“罗生门”的意味。事实在真相与假象之中徘徊,事件当事人各执一词,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的嘴里就会有不同的版本,但大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艾德里安一次次的说谎,也许是人性中“趋利避害的本能”在作祟吧。世人只站在对自己有利的角度,说着对自己有利的话,做着对自己有利的事,仅此而已。

从艾德里安瞒着妻子婚外情开始,为了完善这个谎言不被揭穿,他需要用不断地用另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去弥补。但谎言终究会有兜不住的一天,或许就在未来,因为这个谎言而发生的不可预料的事件,就像电影中的那场车祸,让一切的真相无所遁形。

从长远来看,说谎的弊远大于利。说谎是一项短期的活动,或许在短时间内谎言能够带来利益。但是编造一个谎言是需要成本的,在享受利益的同时,我们也在为此付出代价,只是出于一种安全思维,我们总是规避谎言带来的弊端。

说谎即使对我们有利,但是我们还是要说真话。谎言,就像是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狠狠地落下,它就像一个无底洞,吸纳着我们的良知。

真相从来不会被谎言掩盖,它只是在伺机等待“被看见”的那一刻。

劳拉希望能够对丹尼尔的父母进行补偿,就是给钱,所以就要求让艾德里安与她在一个酒店中见面,并建议去自首。艾德里安无法接受这个计划,觉得劳拉可能会自己去自首,所以就杀掉了劳拉。

1

最近,一部来自来自西班牙的犯罪悬疑片——《看不见的客人》横空出世,在豆瓣上获得了8.7的高分,口碑有目共睹。

电影讲述了家庭幸福美满的企业家艾德里安一直和名叫劳拉的女摄影师保持着肉体关系。某日幽会过后,两人驱车离开别墅,却在路上不慎与迎面而来的车辆相撞,导致对方司机身亡。

为了掩盖两人的私情和车祸真相,他们将在车祸中死去的青年丹尼尔连同他的车子一起沉入湖底。

本以为一切事情都归于平静,艾德里安却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被卷入一桩谋杀案中,劳拉被发现死于酒店中,现场只有他一人。

为了洗脱罪名,他请来了金牌女律师古德曼为自己辩护 ,当初掩埋的真相也随之重现······

好了,艾德里安,请接受党和人民的审判,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图片 1

丹尼尔的失踪事件升级,为了避免被寻找到尸体,艾德里安(或者劳拉)使用 丹尼尔的钱包中的银行卡,完成了转账,制造假象,让别人以为丹尼尔还活着。这样可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干扰人们去寻找尸体。

丹尼尔的父母报警,说儿子失踪,警察开始调查。根据 丹尼尔父母提供的线索,优先根据 劳拉以及劳拉的 BMW X5 着手调查,怀疑到了 艾德里安。

这个说法让古德曼非常的愤怒和悲痛,她说出了整个事件的过程,这让艾德里安无法接受,古德曼还给出了一个证据,那就是 我刚刚也是骗你的,新闻中能够作为有力证据的照片,是我合成来骗你的。艾德里安立刻傻了,就把杀死劳拉的事情承认了,是的「我承认,我杀了劳拉」。

因为艾德里安前面的谎言,都被古德曼一一拆穿,艾德里安不再敢有隐瞒,为了避免又被看穿,又埋下什么漏洞,艾德里安还说了一个事实,就是「丹尼尔当时还活着,是被活活的溺死的」。

艾德里安认为这个说法非常的可信,能够让自己洗脱罪名,同时,还有一个假设:当时是劳拉杀死了丹尼尔,然后迫使艾德里安配合、包庇。艾德里安完全是一个清白的人,都是劳拉惹来的麻烦。而丹尼尔的案件中,艾德里安的律师已经 帮 艾德里安洗清了嫌疑(可能是因为之前做了不在场证明,艾德里安在巴黎),所以现在交代丹尼尔的事情,是安全的。

艾德里安被起诉,他的律师频繁拜访刚退休的律师 古德曼。被 丹尼尔的父母发现,丹尼尔的母亲乔装打扮,变成 古德曼。这里有一个前提,古德曼之前和艾德里安没有直接会面过,并且 艾德里安的律师,也不在现场。

劳拉留在原地等,遇到了丹尼尔的父亲,还去了丹尼尔家里,见过了丹尼尔的爸妈。期间,劳拉身上还带着丹尼尔的手机,还响了。这让丹尼尔的爸妈对劳拉十分怀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42路公共汽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古德曼则提出了更可信版本的假设,引出劳拉和艾德里安的关系,以及 丹尼尔的事件。在这个版本中,丹尼尔的父母是杀害劳拉的凶手,动机是为了报仇,并且还提供了一个假情报,说 丹尼尔的母亲在这家酒店工作。这个版本让艾德里安非常信服。艾德里安觉得这个辩护一定会让自己无罪,还顺着说,是的,我在案发现场是假装昏迷,我看到了凶手。可是,如果这样辩护,就会有一个疑点,那就是 为什么 丹尼尔的父母,要来杀你们两个?这就会牵涉到丹尼尔的案件,那好,就让死去的劳拉来背这个责任吧。

艾德里安 和 劳拉 出轨。 艾德里安 对内说谎,是去了巴黎,其实是去某个乡下的小别墅与 劳拉 私会,他们从小别墅回来的时候,造成了车祸,导致年轻人 丹尼尔 昏迷。艾德里安和劳拉演戏,骗过了路过的司机。劳拉把丹尼尔的手机留在了自己身上。

艾德里安把丹尼尔的车开走,然后推到了池塘里面,导致丹尼尔溺水而死,艾德里安这个时候 拿了丹尼尔的钱包。丹尼尔在入水前,抓了艾德里安一把,有身体接触,可能会留下DNA,而且车身上有艾德里安的指纹,这些都会成为无可置疑的证据。所以,找到尸体和这辆车,是非常重要的。

古德曼先提供了一个假消息,说已经有一个很不利的证人在路上,让艾德里安紧张,迫使他说出更多的真相。艾德里安说了一个很模糊的故事,这个版本的故事中,艾德里安只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证据能够直接定罪,而凶器上的指纹这个细节,也可以在 艾德里安的故事中,自圆其说。

艾德里安的律师 按照 艾德里安最初的说法,在巴黎 制造了 艾德里安的不在场证明,所以 艾德里安 无法被拘捕。

既然这样,那就要在劳拉和丹尼尔的尸体之间,建立关联,如何建立?找到那辆车,把劳拉的随身物品放进去。找到那辆车,找到尸体,就能坐实劳拉和尸体之间的关系,然后艾德里安就说出了 尸体的地点。 ---- 其实这里是有漏洞的,丹尼尔的爸妈是不知道丹尼尔在临死前和 艾德里安有过身体接触的,如果他们知道有过身体接触的话,那就应该会想到 艾德里安会拒绝找到这辆车,拒绝找到尸体,找到了,就足够定罪了,艾德里安仍然要拒绝这个提议。

我理解的这个故事的事件顺序应该是这样的: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不见的客人

关键词:

上一篇:七十七天的净化,一个时代的牺牲品
下一篇:没有了